去年年底待台灣10天,拍完婚紗照後,又回到了荷蘭上班,歷經2020/12封城+ 2021/1宵禁,到了1月底,開心已達成了2021年1月的閱讀目標。

一、Podcast─《腦震盪》&《超級預測》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2020年年底聽了大學三個朋友Neo, Luka & Monu的Podcast節目─《腦震盪》,其中Luka在「EP20- 跟歐洲人搶飯碗(第二碗)|海外面試難題開箱|如何回答不知道的問題 | 準備面試的心態差異」(https://open.spotify.com/episode/03CMmUbZGGfPbkdMpmkEsE?si=NDMSCbFhQ-yQKMcPjcxcLg)

Luka推薦聽眾對於準備面試很有幫助的書─《超級預測》,書中提到:


最近想起10年前的暑假,在即將啟程去土耳其交換學生前的送別會,學姊送了我一包「奇多」零食,她說「奇多,是祝你神奇的事情特別多。」

學姊大概是預言出國後,能看見體會的一切,必超乎以往日常生活的經歷。

海倫凱勒說道:「比失明更糟的是,你看得見,卻沒有遠見。」

有時遇到問題,不由自主地掉落進迴圈,只看見問題,卻無法看見比問題更大的神的作為,反思後,被光照後,才意會這是特殊的機會及境遇。

荷蘭的天氣實在神奇,時而大霧陰雨,又可霎時放晴,今年則是暖冬,自4月起,高達229天最高溫一直保持兩位數。

年底回顧著祢所做一切刻畫在我心,難以言喻的神奇,實屬恩典在我生命。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  • 照片為假日騎腳踏車去公園兜風,秋天紅黃葉子與清澈湖面相映,但10月中起,Covid19政策規定所有餐廳不可內用,就不能旅途中取得熱食補給,只好把握陽光,早早返家。

大三考土耳其交換學生口試時,當時用破土文和老師說明,哈利波特裡面有人會飛,有人會製作魔藥,有人會說爬說語,其中我最想要學會爬說語,老師,我覺得說土文就像說爬說語。

口試老師都笑了,應該給了我不錯的分數,但我只擔心老師回答我:「啊你是把我當蛇嗎?」

大學至今,一路走和土耳其相關的路程,今年三月則再度出差入土時,受到疫情的影響,緊急被總部撤回台灣,幸運地搶到三張經濟艙機票後,落地就得知隔天土耳其和台灣斷航,沒上那班飛機就得卡在土耳其。

主管與我都平安上機,返台各自隔離兩周健康無恙,實屬恩典。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八月再度回荷蘭辦公室,由於荷蘭人剛從各地休假回國,疫情緩緩升溫,至昨天官方公布的數字單日確診超過土耳其,因此在這就是寬鬆地隔離,並時常聽到近期也許再訪土耳其的可能。

我除了生活工作所需之外,最常造訪之處,就是宿舍後方的大公園,氣溫約為18度,台灣夏天的一半氣溫,散步中總是可以在公園內看到野鳥和野鴨。


深知道「但有一朋友比弟兄更親密。」

大學畢業時,去了一趟西安自助旅行,那時候的旅伴是耶穌恩友。

後來進了新疆、伊朗、二次去土耳其念碩士、回台上班後外派歐洲,

才遇到一位問我「你喜歡甚麼動物?」的好友。

有一首詩歌「“Come Thou Fount of Every Blessing” 萬福恩源這樣唱的,

全能真神,萬福源頭,懇求使我常歌頌;

恩澤無窮,不息湧流,應當頌讚主恩寵;…」

洗禮,是作為神與人之間的約,是公開見證自己將歸於主的名下,同死同埋葬並在將來一同復活。那天是個大日子,盟約建立,永遠完全,唯獨歸屬。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Zulke dikke vrienden,荷蘭語意指「如此親密的朋友」,棕熊之中還有個無限存在,今日主賜恩典無限,你同在是我居所,我要屬你。


「你喜歡甚麼樣的房子?」

祢說祢是葡萄樹,我們是枝子。常在祢裡面的,祢也常在他們裡面,「常在」一個空間停駐,也表示著居住紮根。祢說:「我愛你們,正如父愛我一樣,你們要常在我的愛裡。」

「我愛你,就像兩船交會時的相互熱愛,有一種它們相互擦肩而過時感到的無法說清的惆悵和依戀。」葡萄牙詩人費爾南多·佩索阿(Fernando Pessoa)《惶然錄》這樣寫道。

相愛,像兩船交會時相互熱愛,把自己預備得體全然交付對方,彼此成就滿足偕老,一路同行相伴。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「我喜歡 有你在的房子」
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土耳其文的相互動詞(İşteş Fiiller) 帶有後綴“-ş-”,表示著某動作雙方一齊或互惠一起完成,例如:çarpış- 相撞、selamlaş- 相互招呼、görüş- 相見、bekleş- 一起等、doluş- 一起擠進。

17世紀初期,中國陶瓷抵達阿姆斯特丹,隨著時間推移,低溫藍陶也漸漸由高溫的青花瓷取而代之,然而,荷蘭代爾夫特陶瓷也成了荷蘭製陶技術的精華。

周杰倫唱著《青花瓷》天青色等煙雨,而我在等妳;青花瓷中最上品的上品「天青過雨」,必須耐心的等待雨過天晴、積雲散去的煙雨迷濛的天氣裡才燒得出來,天青色與煙雨 和 我與你,相互等待;月色被打撈起,暈開了結局,炊煙裊裊昇起 隔江千萬里,相距遙遠卻是相互照映,遙遙相望而是共同成畫。

原是單向作業,僅增添了後綴“-ş-” ,呈現唯有雙方互相一同動作,才能成就圓滿完整互相,相擁相愛相識相視,同喜共泣通信共識。
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我們一路的成長,可說是慢慢地成為蝜蝂的後裔。

蝜蝂,是柳宗元形容其為一種善於背東西的小蟲,當它在爬行中遇到各樣物品,昂頭,揹起,越重越重,卻不忍放棄。

而我卻想起 夏宇詩集 /腹語術 《背著你跳舞 》

「不為什麼地就是很快樂

唯有快樂的時候可以肯定

你再也不會責備我

背著你背著哀愁

哀愁我的快樂」

因我明白,不只是我背著你跳舞,

而我也是,被揹著被抱著仍舊行走著,有著兩行腳印。

如同J-US詩歌《내 모습 이대로》如實地愛我,不是靠人的行為、律法,或人的功勞,受特定條件限制才值得被愛,而是無條件接納,無論如何,那最真實的我深深被愛;MercyMe《I Can Only Imagine》也許因人的愛有限,但相信天父在天堂聽著,雖只能夠想像,當榮耀圍繞時,是否為你跳舞,還是安靜地站立敬畏抑或雙膝跪拜,只能夠想像。


考大學的那一年,3月申請上日本的名校後,因家裡無法負擔高額學費,要我放棄出國留學時,那時候的我覺得父母和上帝都不愛我,不明白為什麼不成全我的夢想。

距離指考只有3個月,4月初我才定下心來拚指考,每天的讀書考試及和同學比較成績的心態,讓我喘不過氣,只有在每天的吹頭髮時間可放鬆,固定讀《荒漠甘泉》。

4 月某天讀到:
「你們要安靜,要知道我是神。」

(聖經詩篇四十六篇 10 節,英文聖經直譯)
這句話真帶著能力。於是我集合全身各部,壓制我的靈,使他們鎮靜下來。我把我的急難交給神,仰望等候祂;我覺得真有一股力量從鎮靜中出來應付難處。
這種不動並不是懶惰,乃是從信靠產生的一種活的鎮靜。

「山未曾生出,地與世界你未曾造成,從亙古到永遠,你是神。」

這種信靠如同梁文音歌唱著《奶與蜜之地》,是一個祈禱也是一次跳躍,是脆弱真實的面貌,知道是有你的地方,帶領著我仰望幸福的方向,一路有多美好,讓生命芬芳,溫暖著如沐盛開的花;甚至連我大學畢業單獨去旅行時,當家人問起,我只淡定回答:「跟朋友。」事實上是耶穌恩友,不是現實中的友人,這朋友也如同周杰倫多希望話題不斷《園遊會》永不打烊,這個世界約好要一起逛; 當王力宏算來算去《七十億分之一》,繽紛世界渺小機率這麼低,才能夠跟你一起,這是個奇蹟。

在祂裡面得了安息。這是我最寶貝的經歷。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忘憂谷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有這麼一句土耳其文中的「再見」是這樣說的,

離開的人和送別他的人說,「Hoşakal」,直譯是命令式歡歡喜喜留下吧!送別者回道:「Güle Güle」意思是就笑著笑著走吧!

離別的人深知對方會想念他們曾經相處過的點點滴滴,會哭會心痛,帶不走,就笑笑地留下吧;送別的人深知離開的將會非常地想念,但要笑著離開,去看看世界,然後再告訴我世界多美。

另一句土文送別的慣用句是「Allah’a emanet ediyorum」,我就把你交託給神。送別者知道自己沒辦法隨行這趟旅程,也無從保護照顧看守,只能站在身後,將心愛的交託給更有能力的上位者─神看顧。

孫燕姿《The moment》離開要送別者放心,離去但會記得這一刻 ,告別是為延續回憶永恆的華麗;Switchfoot《Dare you to move》原唱的爵士鼓節奏更是娓娓道出堅定勇敢地宣告祢要我們放膽前行、電吉他急促而強烈地表達救贖就在此地。

讓我倒數計時分分秒秒中,數算每一刻即使不說什麼而靜默自在的坦然。


Image for post
Image for post

「禮」,作為名詞是人類的行為規範、儀式或表敬意的贈品;動詞則為祭拜或表尊敬之意。

舉凡生日、聖誕節、情人節、年節,總要準備個禮物相襯。在逝去失去畢業結業,不再是個小孩子的我們,想念著單單被愛著,期盼地等著收禮物的那時刻。

長大後的我們,也參加各式「典禮」、「婚禮」、「喪禮」、「洗禮」,見證著家人朋友生命中重要的數個時刻。

聖經當中舊約有「割禮」,在新約改用「洗禮」,是作為神與人之間的約,是公開見證自己將歸於主的名下。與洗禮有關的一位人物─施洗約翰,他是耶穌的親戚,比耶穌早出生6個月,他的使命是預備和修直道路,並謙卑自己,讓主顯大,他一步一步地實踐他生命的呼召,慢慢地將自己生命擺上成就更偉大的事情。

莫文蔚《慢慢喜歡你》慢慢的親密,慢慢聊自己,慢慢和你走在一起,慢慢我想配合你,慢慢把我給你,因為慢慢是個最好的原因;Christina Perri — 《A Thousand Years》哼著有一份愛到犧牲了生命,超過千年,因那慈愛並不全然收回,信實也不被廢棄,仍舊互相愛著千年;在冬天等待著期待著的孫燕姿,《遇見》了誰會有怎樣的對白,好奇等著人在多遠的未來,曾在愛情裡受傷害,直到我《遇見》你是最美的意外。

愛之語為一個人習慣被愛的方式,可能是真心的禮物,寫點字給你,或是精心時刻牽手擁抱,而愛是一種生命專注地陪伴著另一生命慢慢地成長。

「我一直認為,文字是慢的歷史。真正的文學不是為了使我們生活得更快,而是為了使生活中的慢不致失傳。」 — — 《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》米蘭・昆德拉。

Eser Lin

Get the Medium app

A button that says '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
A button that says 'Get it on, Google Play',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